2020欧洲杯买球 - 唯一推荐官方平台

健康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知识 > 健康园地
基本药物不等于廉价药
时间:2015/10/29 9:41:50     编辑:admin
 

基本药物制度,是新医改的奠基石之一。然而,很多人基于一种降低药价、减轻群众用药负担的良好愿望,把基本药物片面地理解为那些具有不错的疗效、又在价格上有比较优势的临床用药。这显然是一种误读。

■ WHO对于基本药物的定义

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对基本药物的概念作出了明确定义:基本药物是指那些满足人群卫生保健优先需要的药品。这一概念,获得了世界上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的广泛认同。这里的关键词是优先需要,即基本药物是药品中那些能够优先满足人群卫生保健需要的部分。它并不涉及药品的价格,更与这类药品是否价格低廉并不相关,尤其并不正相关,换句话说,基本药物并不天然排斥那些缺乏价格比较优势却能够优先满足人群卫生保健需要的部分。

正是基于对基本药物定义的这种理解,有关专家把推行基本药物的原因归纳为三个大的方面:第一,基本药物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第二,基本药物的合理使用;第三,基本药物的质量与安全。

笔者认为,对基本药物可负担性的片面解读,直接导致了对基本药物是那些具有不错的疗效,又在价格上有比较优势的临床用药的片面理解——其实,对于基本药物而言,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也好、合理使用也好、质量与安全也好,它们之间并不存在优先顺序的问题,对他们的价值判断不应当具有排他性或者选择性。尤其对于新医改来说,既不能把基本药物的可负担性单独出来放在优先的、不可替代的位置,也不能把可负担性仅仅理解为社会公众的可负担性。恰当的理解应当是:可负担性所涉及的是利益攸关的各个方面。因为这样的理解更接近于可负担性的真实内涵。

■ 对基本药物为什么会有误读

基本药物被误读和误解的首要因素,源自社会公众对高药价的深恶痛绝所导致的大幅减低药价的心理预期。在看病贵看病难两大痼疾中,最为社会公众所诟病、所难以忍受的还是看病贵,而推高看病贵最大的罪魁祸首当属不但虚高,而且高得令人瞠目结舌的药价。所以,人们对新医改的一个很大期盼,就是大幅减低令人难以承受的虚高药价,而当基本药物制度一出台,社会公众的视线马上就聚焦在基本药物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他们对于大幅减低虚高药价的心理期待。事实上,基本药物也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让社会公众看到减低虚高药价的希望。但这也带来了一个副作用,那就是过度提升了社会公众的期望值,乃至于基本药物本身的社会职能和社会意义反而被误读和误解。

其次,是政策宣传不当对社会公众的误导。我们应当确认政策宣传对于新医改的舆论导向的积极意义,但也可以看到某些政策宣传不当所造成的消极影响——某些政策宣传对基本药物可负担性的不恰当放大,以及建立在这种不恰当放大的基础上社会公众的认知偏差,都在很大程度上把基本药物驱离了原有的自然轨道。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不当政策宣传对于基本药物制度首先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实施的广泛传播,就将社会公众的视线首先引向了服务价格,并在事实上把基本药物与物美价廉画上了等号。

再次,舆论的误导也在很大程度上加深了社会公众对基本药物在减轻患者经济负担方面的期待,而这是基本药物不能承受的社会压力之重。笔者在不少网络媒体都看到过一些缺乏专业性的探讨,在这些所谓的探讨中,即便是以专家面目出现的一些人,也非常不恰当、不负责任地把基本药物与廉价药混为一谈,给人造成的印象是降低社会公众自身用药负担责任完完全全可以由基本药物一身承担。

■ 理解就医成本合理上涨

讨论对基本药物的误读这一问题的必要性在于,社会公众也好,媒体舆论也好,对于新医改中必须付出的用药成本有一个合理的期待,给予药品价格合理的上涨空间,而不是从心理上一概排斥任何的上调药品销售价格的举措,并在舆论上加以谴责。特别是在当前药价普遍虚高,而且明显处于不合理区间的现实语境中,更应当预防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状况出现——挤干推高药价的水分,还社会公众一个合理的用药成本。降低社会公众的经济负担无疑是必要的,但也不能因此就走极端,认为一切提高药品价格乃至服务价格的举措,皆为违背社会公众心理预期的不可接受的不当行为。我们应当有这样理性、客观的认识:合理的药品价格上涨空间,也是撬动我国医药科技进步和发展的一个支点,而医药科技进步和发展,符合社会公众的健康期待、符合社会公众的根本利益。

推而论之,把新医改简单等同于排斥社会就医成本合理上涨也是一种误读,我们不能把降低社会就医成本与社会就医成本合理上涨简单地对立起来,并使之水火不容。

现在,对于新医改有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预期,那就是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公共财政投入力度的不断加大,卫生事业的公益性将一步一步地突现出来。而公益性的最显著特征,就是公众社会就医成本的不断降低,并且这一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是与社会就医成本合理上涨根本对立的。因此,即便是医药服务价格的调整,只要涉及上涨的因素,一概觉得与新医改的宗旨不相符合,甚至于背道而驰。这种社会心理预期也深刻地影响了我们的一些部门,他们在操作社会就医成本的调整和合理上涨时,居然产生了一种理不直气不壮的心态,从而直接影响了社会就医成本的调整和合理上涨的进程。

Baidu
sogou